2003年美国电影市场回顾

此文写于半月前,已经发表了。我自认为这是对去年美国电影市场一个很好的总结,:-)

不过因为资料都截止到写作时,所以文中提到的票房和排名数据都不是最终结果,现在也懒得修改了。

2003年美国电影市场大盘点

阮一峰 / 2003.12.20


随着金球奖入围名单的公布,又到了盘点一年美国电影的时候。2003年对各大制片公司来说,可谓喜忧参半,喜的是截止到12月14日,美国全年的电影票房已经达到了84.78亿美元,如果加上年底以《魔戒》第三集《国王归来》为首的众多大片的冲击,那么今年的票房很可能会超过去年的91.35亿美元,创下有史以来最高的记录;忧的是,2003年的平均电影票价上涨到了每张6.03美元,比去年上涨了18美分,这意味着观众人次大约下降了3%,是过去4年中第一次出现下降,而且随着DVD的普及,这一趋势很可能还要继续。

总的来说,2003年是美国电影工业平稳发展的一年,出现了很多新的特点,下面我们就来逐一回顾。需要说明的是,本文采用的票房资料都截止到12月14日为止,所以像《国王归来》和《最后一个武士》这样大热门的影片还都没有被计算在内。

喜剧片独占螯头

今年是喜剧片大丰收的一年,票房榜的前六名中居然有四部是喜剧片,它们分别是第一位的《海底总动员》(Finding Nemo)、第二位的《加勒比海盗》(Pirates of the Caribbean: The Curse of the Black Pearl)、第四位的《冒牌天神》(Bruce Almighty)和第六位的《圣诞精灵》(Elf)。此外,像《以怒攻怒》(Anger Management)和《我的野蛮网友》(Bringing Down the House)也都挤进了前20名。

这么多的喜剧片成为票房明星,只能说明一个事实,那就是美国人太需要放松一下了。很多美国分析家指出,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伊拉克战争。今年3月20日打响的战争,不仅是美国国内今年第一位的大事,也是所有电视台报道最多的内容,美国人一打开电视就必然看到各种各样的战争消息。在这种情况下,喜剧片就成为人们走进电影院的第一选择了。

《海底总动员》以3.40亿美元成为票房第一名,就是顺应了这种心理,同时也说明老少咸宜的温馨喜剧片永远会受到市场的欢迎。但是,该片如此成功,对制片公司迪斯尼来说也并非完全是好消息,因为它实际是由"苹果教父"乔布斯的Pixar公司制作的,迪斯尼只是发行商。这几年,迪斯尼出品的最赚钱的卡通长片都是Pixar公司的作品,而迪斯尼自己传统风格的动画片,在90年代中期的《阿拉丁》和《狮子王》之后都一直没有突破,今年推出的《熊的传说》(Brother Bear)、《森林王子2》(Jungle Book 2)、《小猪历险记》(Piglet's Big Movie)市场反响都很一般。迪斯尼和Pixar的合作还剩下两部影片,此后迪斯尼在动画片上将如何发展,恐怕已经令公司高层费心不已了。

除了动画片以外,今年还有两部根据迪斯尼乐园中的游戏项目改编的故事片:《加勒比海盗》和《幽灵鬼屋》(The Haunted Mansion)。两者的命运截然不同,后者票房惨败,前者以3.05亿美元成为了最大的票房黑马。《加勒比海盗》的成功原因在于它将海盗故事、电脑动画和喜剧元素溶为一体,这是历史从来没有过的,喜剧元素的加入使全片异常的轻松和富有观赏性,看后使人耳目一新,男主角德普(Johnny Depp)也因喜剧天才被发现而迎来了演员生涯的第二个高峰。

续集依然走红

去年年底的时候,《娱乐周刊》曾经评选出2003年最值得期待的10部电影,《黑客帝国》的两部续集排在第一位。果然,它们上映后都取得了很高的票房,分别为2.82亿和1.37亿美元,位居全年票房榜的第三和第九位。这应验了好莱坞一条几乎百试百灵的定律,那就是热门影片的续集稳赚不赔。

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,今年的续集简直泛滥成灾,初步统计至少有20多部。其中,《X战警2》(X2: X-Men United)、《终结者3》和《绝地战警2》(Bad Boy 2)算是票房辉煌,都进入了前10名。票房超过或者接近1亿美元的续集有《速度与激情2》(2 Fast 2 Furious)、《非常小特务3D终结篇》(Spy Kids 3D: Game Over)、《惊声尖笑3》(Scary Movie 3)、《美国婚礼》(American Wedding)、《霹雳娇娃2》(Charlie's Angels: Full Throttle)和《律政俏佳人2》(Legally Blonde 2: Red, White and Blonde),它们都让各自的制片公司稳赚了一笔。

即便是那些不那么受到欢迎的续集,也能基本保证制片公司不亏损或者小有赢利,比较典型的有《古墓丽影2》(Lara Croft Tomb Raider: The Cradle of Life)、成龙大哥的《上海正午2》(Shanghai Knights)、安东尼奥·班德拉斯主演的《墨西哥往事》(Once Upon a Time in Mexico)和《绝命终结站2》(Final Destination 2),它们的票房都在5000万美元左右,基本上都能弥补成本。

今年最不济的续集是《阿呆与阿瓜》(Dumb and Dumberer: When Harry Met Lloyd),它的第一集是10年前由喜剧天王金·凯瑞主演的,进入了当年十大卖座片的第六名。今年拍续集,金·凯瑞不愿再接这样的弱智角色,主演只好换人,观众自然也不领情,在市场上几乎毫无反响。但哪怕是这样,该片的票房依然有2600万美元,排在全年票房榜的第88位。由此可见,对电影公司来说续集是风险小回报大的赚钱工具。

但是,事物往往都有两方面,续集电影最大的问题就是"叫座不叫好",像《教父》第二集还能拿奥斯卡的例子几乎绝无仅有,大多数续集的命运是迅速被观众唾弃。以《黑客帝国》为例,它的第一集在权威的IMDB网站上的观众评分是8.5分(满分为10分),第二集降到7.2分,到了第三集只有6.4分了。第三集的票房还不到第二集的一半,这说明有一半以上的观众看了第二集以后就不看第三集了。由此可见,续集效应衰弱起来也很快。

根据排片计划,明年上映的最热门的续集依次有《杀死比尔2》、《蜘蛛人2》和《哈里波特和阿兹卡班的囚徒》,我们不用看介绍,就知道它们依然会无比卖座。

怪力乱神和漫画超英

《论语》里记载,孔子讲课的时候"不语怪、力、乱、神",意思是不谈怪异和神秘的事情,不谈鬼魂和奇迹,不谈体力劳动。可以想象,如果孔子能够活到现在,他一定不愿意走进今日美国电影院,因为那些"子不语"的东西正是目前美国电影圈里最流行的题材。

1999年的《木乃伊》的成功令好莱坞看到,在计算机技术的帮助下,神鬼题材有着无比的生命力。于是,银幕上开始出现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怪物,以前的恐怖影片都被重新翻拍。比如,《黑夜传说》(Underworld)讲述的是吸血鬼的世界里一个罗米欧与朱丽叶式的爱情故事,《惊心食人族2》(Jeepers Creepers 2)讲述的是一个每隔23年就要醒来的长着蝙蝠式翅膀的吃人怪物,而且要一连吃上23天;最绝的是《弗莱迪大战杰森》(Freddy Vs. Jason),他们原来分别是两套不相关的恐怖电影的主角,都是变态的杀人狂,电影公司想出一个绝招,让这两个怪物在地狱里遇在一起,互相比试,看谁更厉害。

在这种环境下,变态的杀人题材也成为热门。比如,《惊变28天》(28 Days Later)讲述一种病毒袭击伦敦,患者只有通过杀人才能缓解,28天后伦敦只剩下了4个人;《德州电锯杀人狂》(Texas Chainsaw Massacre)讲述5个年轻人浑然不觉间遭到一个挥舞着电锯的疯子的袭击,《致命弯道》(Wrong turn)则几乎是前者的一个翻版,也是讲述的是几个年轻人落入一个精心布置的杀人陷阱的故事,不同的只是这次没有用电锯罢了。

去年《蜘蛛人》超过4亿美元的票房奇迹,直接导致了今年将漫画中的超级英雄搬上银幕的热潮,由于这些漫画大多荒诞离奇,所以也可以与前面那些电影归在一类。主要作品有讲述各种具有特异功能的人的《X战警2》,一生气就会变成可以将坦克扔上天的《绿巨人》(The Hulk),丧失视力的《夜魔侠》(Daredevil)和一群19世纪的英国超人的《LXG神奇绅士联盟》(The League of Extraordinary Gentlemen)。

这些电影大多情节类似,表现手法接近,内容空洞,只靠视觉效果和一时的新奇感作为卖点。集中上映已经使观众开始倒胃口,票房一天不如一天,可以预见在今年的高峰之后,明年这一类电影就将迅速减少。

女性题材盛行

进入九十年代以后,美国电影界一个明显的趋势是女性题材的电影越来越多。到了今年暑假档期,这种趋势达到了一个高峰,单单以女中学生为首要观众群的作品就有好几部,比如内容为母亲和女儿互换身份的《辣妈辣妹》(Freaky Friday)、灰姑娘变成大明星的《平民天后》(The Lizzie McGuire Movie)、乖乖女学坏的《芳龄十三》(Thirteen)、穷姑娘寻找富爸爸的《水瓶座女孩》(What a girl wants)。这些影片的票房成绩还都很不错,其中《辣妈辣妹》拿到1.1亿美元,排在第17位,这在以前根本是不可想象的,要知道这部影片讲的是母亲和女儿的故事,没有男主角!

除了纯少女题材以外,还有不少以强力女性为主角的影片同时上映,如《霹雳娇娃2》、《古墓丽影2》和《律政俏佳人2》。事实上,今年差不多接近一半的暑假电影是讲述女性故事的。联想到《终结者》系列中凶狠残忍的机器人杀手,这次也由女性担纲,强壮的施瓦辛格在她面前也只有逃命的份,我们不由得要感叹这个世界真的是变了。

那么多女性电影的出现,一方面反映了女权主义思潮在美国社会日渐成为主流,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女性在美国电影界控制的财富和权力越来越大。举例来说,《霹雳娇娃2》的主演之一德鲁.巴里摩尔(Drew Barrymore)事实上是这部电影的制片人,所有的工作人员其实都是她的雇员,在这种情况下电影中出现三个无所不能、战无不胜的女特工似乎是完全在情理之中的了。

今年另一部值得关注的女性电影是由大导演科波拉的女儿索菲亚.科波拉执导的《迷失东京》(Lost in Translation)。索菲亚今年只有31岁,但有不少分析家认为,她依靠这部探讨一个中年男子内心世界的影片,已经进入了大导演的行列。此片获得了金球奖"最佳音乐喜剧片"的提名,更重要的是它的票房目前为3000万美元,不要小看这个数字,因为《迷失东京》的成本仅仅为400万美元,所以它已经是今年投资回报率最高的影片了,而且如果获奖,它的票房还将成倍上升。

(完)